当前位置:首页 > 炁体源流 > 正文内容

张至顺:生死品第二十三(炁体源流)

张至顺9个月前 (03-07)炁体源流7371

生死品第二十三(张至顺炁体源流)

便遭浊辱,流浪生死。常沉苦海,永失真道。

薛道光【一】诗曰

苦劝人修不肯修,常存苦海爲何由。

百年富贵电光灼,口气不来万事休。

翠虚真人诗曰

老君清静度人经,指出身中日月星。

生死死生由自主,佛仙仙佛在心灵。

便者,定要也。遭者,逢临也。浊者,下贱也。辱者,欺凌也。便遭浊辱者,是言人生在世,贪心不了,名利恩爱之中,便是烦恼忧愁,种种波滔,但失陷处,必受五浊之辱也。流者,沉下也。浪者,事迭也。生者,河图也。死者,洛书也。流浪生死者,言人在世,迷于酒色财气,不知生从何来,死从何去。

夫生仙生人之道者,河图而已矣。人生之初,秉父母之元气,而结一颗明珠,名曰无极,得父母之精血,名曰太极。

天一生壬水,在上生左眼瞳人,在下而生膀胱;

地二生丁火,在上生右眼角,在下而生心矣;

天三生甲木,在上生左眼黑珠,在下而生胆;

地四生辛金,在上生右眼白珠,在下而生肺;

天五生戊土,在上生左眼眼皮,在下而生胃;

地六成癸水,在上生右眼瞳人,在下而生肾;

天七成丙火,在上生左眼角,在下而生小肠;

地八成乙木,在上生右眼黑珠,在下而生肝;

天九成庚金,在上生左眼白珠,在下生大肠;

地十成己土【二】,在上生右眼皮,在下而生脾。

由此而五脏,由此而六腑,以至週身三百六十五骨节,八万四千毫毛孔窍,莫不由河图而生之也。生凡如此,生圣亦如此也。

夫人死之由,洛书而已矣。从先天之河图,变后天之洛书,又从洛书中央土,去剋北方水,则肾亏矣;北方水去剋南方火,则心亏矣;南方火去剋西方金,则肺亏矣;西方金去剋东方木,则肝亏矣;东方木去剋中央土,则脾亏矣。五脏一亏以至六腑百体,俱皆衰矣,不死有何待哉?

此死彼生,如波浪一般,故曰:流浪生死也。常沉苦海者,言酒色财气,爲四大苦海,若不扫除,焉能不常沉苦海者哉?永失真道者,因迷昧四字,常存苦海,连人身难保,何能言道?岂不永失真道矣!深可叹哉!

【一】米晶子注:三祖薛道光。四祖陈泥丸。

【二】米晶子注:戊土,阳土。己土,阴土。


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。

版权声明:本文由张至顺发布,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zhangzhishun.com/post/41.html

分享给朋友:

“张至顺:生死品第二十三(炁体源流)” 的相关文章

张至顺注解:太清元道真经《元道上篇》

张至顺注解:太清元道真经《元道上篇》

太清元道真经序元道者,玄元之上道,黄老之心秘也。元和中,孟谪仙降世,其胎亲皆积至诚醇厚, 谪仙又至慈敦孝,先感东山陶大通君,先示死生之变,因命执本根焉。本根即元道也。次感南统樊大君,戊戌岁降之,口授此经。故皆大纪枢要,直指长生久视之道,盖黄庭云至道不烦矣。太清元道真经注解释题曰:元者,本也,始也...

张至顺:无极品第一(炁体源流)

张至顺:无极品第一(炁体源流)

无极品第一(张至顺炁体源流)老君曰大道无形。生育天地。大道无情。运行日月。大道无名。长养万物。木公祖师诗曰道德天尊演妙玄。尊经一部即真传。求师指破生死窍。得诀勤修龙虎丹。箇箇同登清静道。人人共上彩云莲。无极宫内受封后。快乐逍遥自在仙。老君曰:老者、乾阳也,君者、性王也,曰者、说谈也。夫老君之出。莫知...

张至顺:皇極品第二(炁体源流)

张至顺:皇極品第二(炁体源流)

皇極品第二(张至顺炁体源流)吾不知其名。强名曰道。夫道者。有清有浊。有动有静。天清地浊。天动地静。吕诗诗云清静妙经亘古无。水精注后理方舒。品分廿四超三界。大地遵崇获宝珠。关帝诗云一卷无爲清静经。旁门外道不相亲。改邪归正循天理。长生不死也由人。吾不知其名者。吾乃我也。是太上自叹。大道本无形象所定。更无...

张至顺:太极品第三(炁体源流)

张至顺:太极品第三(炁体源流)

太极品第三(张至顺炁体源流)男清女浊,男动女静。降本流末,而生万物。上道古佛诗女女男男浊浊清,还从本末觅真情。有爲曰动无爲静,得本延年失本倾。急早回头修至善,趁时气在学长生。任君积下千金产,一旦无常空手行。男清女浊者。男禀乾道以成体,故曰清也。女禀坤道以成形,故曰浊也。男属太阳,而阳中有阴,离中虚也...

张至顺:三才品第四(炁体源流)

张至顺:三才品第四(炁体源流)

三才品第四(张至顺炁体源流)清者浊之源,动者静之基。吕祖诗曰看破浮生早悟空,太阳隐在月明中。时人悟得阴阳理,方夺天机造化功。韩祖诗曰虚心实腹求铅光,月里分明见太阳。湛破浊清昇降路,自然丹熟遍身香。清者,轻清也。浊者,重浊也。源者,源头也。静者,无爲也。动者,有爲也。基者,根本也。何爲清者浊之源?夫天...

张至顺:道心品第五(炁体源流)

张至顺:道心品第五(炁体源流)

道心品第五(张至顺炁体源流)人能常清静,天地悉皆归。正阳帝君诗曰可叹苍生错认心,常将血肉当黄庭。三途堕落无春夏,九界昇迁少信音。便向仙街了罪籍,遂从道路脱寒阴。吉凶两岸无差错,善士高昇恶士沉。重阳帝君诗曰道心惟微人心危,几箇清清几箇知。至善中间爲洞府,玄关里面是瑶池。猿猴紧锁休迁走,意马牢拴莫呌驰。...